清蒸皮皮穸晨

你好,我是穸晨。

喜欢裂魂/幻忽/山糖/鱼熊/欲沐/伪白/
还有其他好多cp(大部分冷且虐)
以上基本不逆不拆


喜欢画画,能鸽善鹉



打第五吗!
ID叫清蒸皮皮穸晨

菜的真实,非的离谱



扩列吗!!
QQ2607509929

【裂魂】今年的最后一天

私设大学


两人是初中同学认识好多年。


ooc 请勿上升蒸煮


短小注意 内容与新年无关注意


元旦快乐。穸晨给大家拜个早年。


——


又是天寒地冻北方呼呼刮的一天呢。


虽然并没有大雪纷飞。


晚自习之后。


小魂惬意地坐在开着暖气的教室里睡觉,并没有在意已经下课的事情,耳边的吵闹声逐渐消失,头上突如其来的一片冰凉吓得他打了个哆嗦。


怎么肥四??我秃了!?


用胳膊一扒拉才知道是个恶毒的男人,把他的冰爪子搁在小魂头上了。


这个恶毒的男人,就是裂天。


小魂趁其不备蹿起来,报复性地一把薅住了裂天的头发。


说到发量,这代人不相上下。但是小魂头发比较长,不像裂天那样的寸头,对于薅头的人来说是一抓一个准。


裂天被他揪着头发,一脸的懵。很快反应过来并给予反击。


小魂看他伸手,以为他要薅回来,脸上见了鬼似的惊恐,赶紧松开手就往后撤。但裂天的目的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而是一把揽过小魂的腰,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。


“你干嘛??老裂你是不是有点问题?”小魂愤愤不平地捶裂天的胳膊,突然一下子重心不稳,被裂天半拖半抱着往教室后面撤。


视角一转就被裂天按在墙上,从晚自习开始就睡得迷迷糊糊的小魂才意识到教室里没开灯。


卧槽。小魂心里大声逼逼,这不是正好黑灯瞎火的适合干坏事吗。


裂天一只手撑着墙,把他围在门与墙中间,无处可逃。


还真适合干坏事…


黑暗中一只手覆上来,遮住小魂的眼睛。冰凉的感觉再次让他冷得一哆嗦。接着唇上传来与之相反的温暖又柔软的触感,是裂天在他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。


这一下让一向话痨的小魂当机了许久。眼睛看不见时其他感官都格外敏感。黑暗又寂静的氛围让他觉得刺激和紧张。


尤其是知道教室里有摄像头。


他总有种错觉,裂天会带着危险的笑意压上来,把他按在墙角交换一个深吻,深到他四肢发软无力,贴着墙才能勉强站起,然后抓着裂天的肩膀,耳边除了翁鸣声之外就是他的轻喘。


太撩人了。


出乎意料的是,裂天在那蜻蜓点水般的一碰后便松开他,拉着他收拾东西要走。


小魂还在刚刚那种感觉里没回过神来,愣愣地问了一句怎么不继续了。


裂天笑了两声:“你想继续吗?”


不太好的回忆突然涌上来,小魂慎重斟酌了一下,摇了摇头。深吸一口气,却没平住那颗嘭咚乱跳的心。


说没感觉都是骗人的瞎话。


上次见到裂天是一个星期前,他去另一座城市学习几天。虽然每天都有时间视频或者语音通话,但总归消不掉对恋人的思念。


现在裂天回来了,却表现得不像一个跟恋人分开近七天的男人。


太冷淡了。小魂想。


不一定是对裂天真心的怀疑,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心里一阵阵的焦躁不安。


小魂也不是没有这样想过,但那些猜疑只是一闪而过。现在他却觉得格外不正常。


好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,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裂天停下脚步,转身向小魂走过去。


这次是完全被他压在墙上,一点多余的空间和逃避的机会都没有。裂天确实做到了如小魂所想那样给他一个深吻,与恋人接吻的快感和缺氧的无力感交杂在一起,大脑混乱中似乎感觉到手指上有一小片冰凉。


裂天给他戴了戒指。


几乎是裂天松开他的同时,小魂看到裂天手上也戴着一枚戒指。小魂想问他怎么回事,喘了好一会儿的气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
“当然是给你的。”裂天牵起他的手,“我想向你求婚,小魂。”


“不用了。”小魂看了一眼两人十指相扣的手,两枚造型相似的戒指在灯光映照下闪着光。


他凝望爱人的眼睛,像星空一般熠熠生辉的眼睛。


“我愿意。”


【八凝】好好活着不好吗

一个小主作死的故事。含裂魂描写
呜呜呜为什么八凝这么冷

请勿上升蒸煮和三次。

食用愉快

一个沙雕脑洞,来自和朋友的对话。
想了想jio的伪白合适,因为他们13话比较多(不是)

老白:我要做攻!

虚伪:说撒呢宝贝?

老白(秒怂):我要上楼梯克服自身重力做功。

对不起我沙雕了我丢人了x

这个穸晨又双叒叕水画

多半是鸽的打一顿就好了——(bu)

裂魂真好。另外,八凝吃吗

一组情头(?)

这只穸晨又出来丢人了,不如我们把他…

校园日常四

期中考试进步了,开心。

写个(并不)沙雕的小段子庆祝一下

他们很正经的不沙雕

ooc致歉

上升真人薅头警告

——

1 关于调座位

新学期的第一天,柏凝的梦想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做题变成总攻压倒根小八——

也是新学期的第一天,柏凝的梦想被小魂一句话碎成了渣渣。

“小八和柏凝,你们俩分开坐。让窑子坐中间。”

小魂顶着柏凝要吃人表情,根小八阴险的笑容,还有窑子弱小可怜又无助但能咕的眼神,做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,毅然决然地拆散了这对苦命鸳鸯(bu)

2 班长的怨念

“为什么,小魂,你好狠的心,居然把我和他分开!”

放学之后小八把小魂堵在门口,一边装模作样地念着八点档电视剧的台词,一边阴笑着威胁。

小魂:“我都没跟老裂坐一起。”换句话说我不好你也别想好过。

从此开始记仇。

3 体育测试

体育课女生测八百,男生测一千。

小魂说他羸弱体质,柏凝说他跑一千五不带喘气,小八说柏凝有本事你晚上也别喘气。

小魂又说:“老裂你跑九百吧。”

“???”裂天甚至还感动了一瞬间,心想原来小魂心疼我啊。

再一想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4 做题时间

小魂当着课代表的面嘚瑟:“老裂我历史选择题一个没错。”

“你都会?”

“不会,但我都蒙对了。”

裂天冷笑一声:“有本事你考试也都蒙对。”

“错一个你就跟我姓。”(错一个你就嫁给我bu)

5 考后检讨(一)

裂天作为班会主持人发言:

“如果你不会背,考试之前不要一次性都背完,否则背了也记不住,还会把会背的都忘掉。”

专业捧场的班长魂:“对,没错。”

裂天:“就像小魂一样,你们看他这次政治没背,前一天晚上背到两点,才考六十四分。”

“那你这个背了的,考了多少分?”小魂心想老裂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。

裂天:“……反正比你高。”

“高多少?”

“……六十七”

6 考后检讨(二)

裂天作为历史课代表发言:

“这次历史卷子很简单,才考了一个单元。八十分很难吗??”

历史不及格柏某人:“很难。”

假装宠妻实则显摆某八:“简单,轻轻松松八十五。”

然后这两位打起来的被班主任扔出去了。

7 考后检讨(三)

小魂继续虚心提问:“老裂你的历史怎么考那么高?”

裂天:“我瞎写的。”

“你瞎写怎么对的??”

“我写到点上了。”

“我怎么就写不到。”小魂气fufu

裂天善意一笑:“你非呗。”

8 班级卫生管理

考试分析完之后,又到了批评纪律卫生的时候。

小魂一如既往地奶凶奶凶地询问:“上周谁没值日?”

裂天拿着小本本一个一个念名:“小捷,穸晨,根小八,末总鸽,潇潇……”

“还有谁?”小魂问。此时一只魂总逐渐膨胀。

“……还有你。”裂天啪地一下把本合上。

9 魂总教你怎样逃避值日,不要九九八只要九块——哔

小魂轻咳一声:“那今天晚上咱俩一起扫地。”

然后又轻飘飘地补充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也没值日。”

裂天:“算了先说别人…”

小魂一拍手:“让窑子值日(谁让他天天鸽)。”

穸晨乱入:我jio的星!

10 我们语文老师有、东西

这个班炸了。

据说裂天小魂柏凝小八表演课本剧,强行塞糖让cp粉原地三百六十度螺旋升天炸成烟花。

语文老师:小魂,你应该管柏凝叫嫂子。

小魂盯着根小八一脸贱笑和装鸵鸟的柏凝,懵懂地叫了一声嫂子。

你看根小八笑得多开心:)

然后裂天揽着小魂:“诶小捷啊,我是你哥哥,这是你嫂子小魂。”

小捷:??敲里吗剧本是这样写的??

小魂:甘霖娘我什么时候成你老婆了??

穸晨再次乱入:魂姐姐你什么时候不是了——!!

————战地记者穸晨壮烈牺牲

【裂魂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我男朋友是睡来的

短 甜饼 一发完

没想到初三作业那么多变成咕咕手了(bu)

下下周要考试了我很慌啊

——

此刻小魂是懵的。

一只……一个裂天把他堵到墙角,很苏很帅地轻笑出声,对着小魂说喜欢他。

那种超近距离的暴击和喷洒在耳边的热气格外真实,以至于小魂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的脸刷地一下血爆红,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。

什么情况?!我暗恋好几年的兄弟跟我告白了??



美好的早晨,美好的闹铃声,却很不美好地打碎了小魂美滋滋的好梦。

梦境的真实体验和被窝外面冰凉的空气给了他极大的心理落差。小魂抱着被子不肯动,甚至因为昨天熬夜太晚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如果抛去一切伪装,小魂的内心是这样的:

呜呜呜你还我裂天QAQ

但是小魂不说。



梦见裂天是一个开始,在之后的一周里小魂遇见了各种裂天和各种不同形式的告白场景。

什么午夜场的电影院,海边的摩天轮,安静的咖啡厅。这些地方都是他不曾去过也不曾想过的,但都确确实实地出现了。最最扯淡的一次,裂天在嘈杂的酒吧里把他拖出来——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进去,然后拽到一边的小巷子里,先是壁咚,然后不由分说地强吻。

小魂二十多年没谈过女朋友,从来也不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。可是那时候体验特别真实,以至于小魂醒来的时候好半天没缓过劲来。

尤其是,小魂每天上班时看到裂天时,总是不自觉地思想跑偏,带着满满的小心思观察他的一举一动,而且偷偷摸摸的。

梦里的人每天在自己面前晃悠,或者是说这个人自由出入他的梦境和现实世界。

那感觉简直太刺激了。

完蛋。小魂总盯着裂天想,这下彻底没救了。

谁让这裂天的味道居然该死的甜美。魂总如是想到。



最近小魂越来越嗜睡。

原因是他每天熬夜,早上起不来,又不肯午休,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半夜精神白天困的恶性循环。

困虽困工作还是要做的,只见小魂今天迈着风骚的步子走到一个办公桌前,取走一沓纸回到自己的位置,键盘也不看就开始打字。

事后经检验,倒是一点错误都没出。

中午时候同事们都去吃饭了。裂天的任务比较繁重就自觉选择了加班。小魂也懒得动,正好也没有其他人,就在那光明正大地看他。

裂天的影子越来越模糊,直到再一次能比较清楚地看见裂天时,小魂就一个想法——奥,我又梦见他了。

只不过这次的裂天难得正常,没有玛丽苏,也没有霸道总裁的气场。小魂直直地盯着他,脱口而出一句我喜欢你。

这个裂天错愕了几秒,不可思议地问他你说什么再说一遍?

“我喜欢你!”

小魂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办公室,几个吃瓜群众路过,当场石化在门口。

干嘛呢这是!有没有王法了!!

裂天先一步把小魂揽过来,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:“我也喜欢你,小魂。”

后知后觉的小魂发现了事情有点不对,结结巴巴道:“你……你不是,我梦见的……昨天我梦见你……不是,老裂???”



“你以为我是梦?”两人误打误撞确定关系之后,听完小魂解释的前因后果,裂天笑着问。

小魂无话可说,只能以尴尬的笑声附和。

“不管是梦还是现实,两边都有我就够了。”

都转发!!灌五十瓶!

柒黔貅__ST:

p1 p2拿裂爸爸和魂姐姐挡一挡

 

p3 非常新的梗,多少热度给魂姐姐灌多少瓶春药。

 

貅哥哥不怂。

 
 

但是我心疼魂姐姐哦ᶘ ᵒᴥᵒᶅ

(⬆️不你不心疼你只想看魂被干哭)

 (不不不我真的不想) 
 
 
 
 
改了!!又改了!!!

为了穸晨我要改成20号晚上12点!!! 
 

 去他的裂爸爸!!!

貅哥哥只想看魂姐姐嗑药!!!!!

【裂魂】二十六字母(甜)

Action 开始

2012年,鸾凤鸣。

帝王攻音的某人唱歌之前还会被公屏逗得傻fufu的笑,像个青涩的大男生。

小魂也被他感染跟着一起笑,幸好之前闭了麦没人能听见。手底下的键盘噼里啪啦地响,公屏上立刻多了一行字:

“你们别逗他了。”

想了想觉得不妥又加了一句话:

“天天很害羞的,哈哈。”


Babbler 口胡的人

老家湖北的魂总攻开口cang歌闭口打shan,馄饨们听着可爱又好笑,裂天也觉得。

唱歌口胡的时候可爱,说话口胡的时候也可爱。被撩到之后炸毛口胡更可爱。

Celebrate 庆祝

2014年裂魂第一季联姻歌会。

曾经那个害羞得不行还要小魂帮忙打圆场的软萌裂天,一面向他声音那般的帝王攻人设发展,一面逐渐变弯(不)。

都敢怼我了。小魂愤愤不平地想。

魂总正思考怎么回怼的时候时QQ的特关提示亮了,是YY麦上的那位男歌手。

“新婚快乐/狗头/狗头/”

快乐个鬼,好像刚刚怼我的不是你一样。小魂切到QQ上,回复了一句。

“快乐快乐。还有,我很攻,不口胡。”


Detect 发觉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总是不自觉地追逐他的身影呢。

常常沉溺在他的声音里,一首歌是一场梦,有喜有悲。

口胡?才不是因为合唱时候听他声音走神呢。

Easy 容易的

小魂的声音很好听,尤其唱歌的时候。

他可以是温润公子,执伞立于细雪中赏一枝红梅。

他可以是江湖刀客,提酒坐在喧嚣的客栈里饮一坛烈酒。

他可以是庙堂政客,双肩明月两袖清风。

容易使人上瘾。


Father 爸爸

“给我跪下来,叫爸爸。”

小魂独特的尾音刻意压得低沉,最后一秒忍不住破功,笑了几声缓解尴尬。

裂天跟着他笑,突然觉得拿小号窥屏真是个明智的选择,提前录屏更是赚大发了。

录下来回去听个八百十遍的。

Group 组

谁知道裂魂怎么就被划分到“老夫老妻组”呢。

Hight 高的

“听说178的男生最受欢迎。”

“加油,还有两厘米你就成功了。”

小魂气fufu地回了他一个嫌弃的表情。

长得比我高了不起吗?

“我的意思是你一米八。”裂天小窗敲他,“但还是没我高。”

Image 有魔力的

小魂这个人很神奇。

就是很招人喜欢的意思。

Jealous 吃醋的

用“因为……所以……”造句:

因为小魂的馄饨太多,所以裂天吃醋了。

Kiss 吻

歌会时裂天游戏输了,公屏让他麦吻。

“小魂。”

突然被点名的魂总不知所措:“怎么了老裂?”

“mua。”

前面加你的名字才叫麦吻。

life 生活

小魂紧张地手在冒汗。

谁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突然从北京飞到湖北,跨越大半个中国来找他,还一再强调“漫展”。

就好像,两根靠得很近的平行线,一下子有了交点。

Miss 遇见

一个机场,两道目光。

“小魂。”

“裂天。”

Near 近的

这可能是小魂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同一个男性住在一个屋檐下。

他租的地方不大,但也能供两个人住。

屏幕对面的那个人来到了自己身边,离得他那么近。

好像伸手就能碰到一样。

Once 曾经

曾经小魂认为他们只是麦上的朋友。

曾经裂天觉得他们相隔甚远。

看破不说破。

Photo 照片

小魂拉着裂天拍了一张照片,说留个纪念。

“留什么纪念,我又不是走了不回来。”

裂天揽上他的肩,抛去那些离情别绪,扬起一个笑容留给小魂。

Rain 雨

傍晚雨下得很大,窗外的树叶被吹打地东倒西歪,可怜兮兮地往下滴着水。主人公却不需要它来渲染感情。

他是喜欢小魂的。


Secret love 暗恋

那个人的声音他喜欢,人也喜欢。

小魂喜欢他,就像诗人说的,他是山我便依山,他是水我便傍水。

只是不敢开口。

Try 尝试;尽力

2015年裂魂联姻歌会一周年。

小魂几次欲言又止,反复练习好的话都堵在喉咙里,最后变成邀请他唱一首情歌。

仅仅是这样,他就快要紧张死了。

“行啊,唱什么?”

!小魂闭了麦瞎激动了一阵子,仿佛是去找歌词。当他再次打开麦克风时可以说声音平淡如水:

“因为爱情。”

Usually 经常

异地恋,不,异地暗恋的人,总在想对方在哪,在做什么,有没有好好睡觉好好吃饭……

时间久了,活像个老妈子。

裂天不想再等了。


Visit 拜访

“裂裂裂裂天??!”

七夕节的晚上,单身人士小魂准备早早地洗洗睡。今年的小满七夕歌会他没去,不知道是在跟自己还是跟他置气,总是想方设法地躲着那个人。

网上能装死下线,现实可不能。

裂天两次用实力证明他是个行动派。这次更过分,一声不吭地自己来到他家门口。

“小魂,七夕我陪你。”

Watch 注视

最后还是让他进来了。

毕竟也不能让人家大老远过来还睡马路是吧。小魂这样安慰自己。

从看到裂天的那一刻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,理智告诉他现在是一个几乎完美的契机,表明他心意的机会。

事实上他也那样做了。

“……喜欢你。”

Xmas 圣诞节

前几天刚刚下过雪,这时候也被踩得乱七八糟了,只有一些草坪上没什么人路过,还是干干净净的一片白。

小魂躺在裂天腿上,睁开眼就能看见他的眼睛,里面满是他的影子和带笑的双眼。

一只手轻轻盖在小魂脸上,小魂一动不动地任他摆弄。直到脸颊上感到一阵温热,接着那只手拿开,两人已经近到了鼻息交错的地步。

裂天说话时带出的热气挠得他脸上痒痒的,却又觉得很舒服。

“圣诞节快乐,小魂。”

You 你

你是我喜欢的人。


Zig-zag 曲折的

过程是曲折的,但结局很美好。

愿双向暗恋能走向HE。

就像这对并肩站在婚礼殿堂上的夫夫一样。